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

编辑:风度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06 21:51:29
编辑 锁定
《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》是唐代诗人岑参创作的一首五言古诗。诗的前十二句说张秘书得以高升并任江淮转运使,独领大任,打开国家经济局面。第二层八句采用双扇并写的方法,总括“充判官”和“赴江外觐省”两事,表现张秘书慰老人舐犊之情,以成子辈孝养之义。第三层就送行之事写心怀,反映出有志文人的主观愿望与客观现实的尖锐矛盾,客观上揭露出封建政治中不可克服的弊病,同时反映了诗人愤慨不平的感情。
作品名称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
创作年代
唐代
作品出处
《全唐诗》
文学体裁
五言古诗
作    者
岑参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作品原文

编辑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1
前年见君时,见君正泥蟠2
去年见君处,见君已风抟3
朝趋赤墀前4,高视青云端5
新登麒麟阁6,适脱獬豸冠7
刘公领舟楫8,汴水扬波澜。
万里江海通9,九州天地宽10
昨夜动使星11,今旦送征鞍12
老亲在吴郡13,令弟双同官。
鲈鲙剩堪忆,莼羹殊可餐14
既参幕中画15,复展膝下欢16
因送故人行17,试歌行路难18
何处路最难,最难在长安。
长安多权贵,珂佩声珊珊19
儒生直如弦20,权贵不须干21
斗酒取一醉22,孤琴为君弹。
临岐欲有赠23,持以握中兰24[1] 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注释译文

编辑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词句注释

  1. 张秘书:不详。秘书,唐秘书省有秘书丞、秘书郎,掌经籍图书、课考功绩,均称秘书。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:即转运租庸盐铁常平使判官。刘相公:指刘晏,字士安,南华(今山东东明县)人。刘晏通汴河是他于广德二年(764)罢中书门下平章事,改任太子宾客兼御史大夫,并领东都河南江淮转运租庸盐铁常平使时。相公,即丞相,此时刘晏已罢相,岑参沿用旧称。汴河:唐又称广济河,为大运河之一段,跨今河南、安徽两省。江外:谓长江以南地区。觐(jìn)省:探望父母。
  2. 泥蟠(pán):指龙盘伏于泥中。这里指不得志。蟠,盘曲而伏。
  3. 风抟(tuán):乘风而上。抟,凭借。
  4. 墀:台阶。
  5. 青云端:喻地位高。
  6. 麒麟阁:汉阁名,为宫中收藏图书处。唐秘书省掌图书,故称。
  7. 獬豸(xiè zhì)冠:御史所戴帽。獬豸,传说中的怪兽。类羊,一角,能辨曲直,故御史冠帽取其名,法其义。
  8. 刘公:刘晏。领:领事,指刘晏接任转运使疏浚运河事。舟楫(jí):指船只。
  9. 江海通:指汴河可连接黄河、淮河、长江而入海。
  10. 九州:全国。
  11. 使星:朝廷命官出使地方,可见诸星宿预示。《后汉书·李郃传》:“和帝即位,分遣使者,皆微服单行,各至州县,观采风谣,使者二人当到益都,投郃候舍,时夏夕露坐,郃因仰观,问曰:‘二君发京师时,宁知朝廷遣二使邪?’二人默然,惊相视曰:‘不闻也。’问:‘何以知之?’郃指星示云:‘有二使星向益州分野,故知之耳。’”此处为张秘书将赴转运判官之职。
  12. 征鞍:征马。
  13. 老亲:父母双亲。吴郡:唐代郡名,今之江苏苏州。
  14. “鲈脍”二句:鲈脍(kuài)、莼羹(gēng),皆为吴郡风味小吃。《晋书·张翰传》:“因见秋风起,乃思吴中菰菜、莼羹、鲈鱼脍,曰:人生贵得适志,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?”此处用张翰典写思乡探亲义,而非辞官退隐。剩堪,真堪。
  15. 参:参与。画:筹划。
  16. 膝下欢:孝养之乐。膝下,子女幼时依于父母膝下,因以“膝下”表示幼年,后用以为对父母的爱敬。
  17. 故人:指张秘书。
  18. 行路难:古乐府杂曲歌辞名,内容多写世路艰难及离愁别绪。
  19. 珂(kē)佩:玉佩。珊珊:玉石撞击声。
  20. 儒生直如弦:指儒生生性鲠直,不善权变。
  21. 干:求。
  22. 斗:古时酒具。
  23. 临歧:古人送别多于路岔口。
  24. 握中兰:手中兰。兰,香草名,常以喻高洁君子。[1]  [2] 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白话译文

想起前年与您见面,见您屈沉泥土之间;
去年见到您的时候,您已乘风飞上青天。
朝拜君王丹墀之下,傲视阔步高高云端。
新近登到麒麟阁中,刚刚摘下獬豸之冠。
身随刘公统领船队,汴河之上扬起波澜;
万里江海疏通航道,举国之内地阔天宽。
昨天夜间使星已动,今日送君奔赴江南。
老亲都在吴郡故乡,您的弟第双双为官。
故乡鲈脍今人向往,故乡纯羹令人留恋。
此去幕中参与谋划,又可同叙膝下之欢。
今日即将送别故友,为您唱一曲行路难:
试问何处行路最难?行路最难要算长安!
长安城中多少权贵,锦衣玉佩多么荣显;
儒生秉性直如弓弦,不去向那权贵高攀!
送别饮酒为您一醉,手掉孤琴为您而弹;
此时你我就要分手,赠给故友一束香兰![2] 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创作背景

编辑
此诗写于广德二年(764),时岑参在长安,先任考功员外郎,不久转任虞部郎中。友人张秘书将随刘晏疏浚汴河,并探访江南尊亲,诗人感念其奉公和孝亲之义,临行寄诗以抒惜别之义,并叹息仕路的艰难,岑参作此诗相赠。[1]  [2] 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作品鉴赏

编辑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文学赏析

全诗大体可分为三层。诗的前八句说张秘书得以高升,并由御史台转到秘书省,其中颇多赞颂之辞。“前年”四句写前年张秘书尚寂寥不得志,去年则出仕为官,如大鹏忽遇长风,扶摇而上,直入青云。“朝趋”四句写张秘书朝登殿前赤墀入朝觐见,高视阔步,气宇轩昂,刚刚从御史台转至秘书省,身居高位,受天子宠信,权重一时。
次四句写刘相公为江淮转运使,独领大任,打开国家经济局面,疏浚运河,为民造福,汴河开通,四通八达,交会全国河道江海,使粮食与货物转运得以畅行无阻,其功可造福万代,受惠全国。这里用夸张的笔法写刘相公政绩,也点出张秘书此行意义的伟大。以上第一层,着重叙述张秘书“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”一事。
诗的第二层八句侧重写张秘书“赴江外觐省”一事。“昨夜”四句写昨夜有使星划过,朝廷将有命官出使,张秘书身兼使臣之职,随刘晏疏浚运河,万人瞩目,百姓翘首以盼。备好征鞍行囊,与诗人洒泪而别,殷殷嘱咐唯在早日运河疏通,福济天下。张秘书年迈的父母尚在吴郡,两个兄弟并在家乡为官奉养双亲。此去当顺路探访亲人们,以慰老人舐犊之情,以成子辈孝养之义。“昨夜动使星”两句点出“送”字,然后写张秘书躬行孝道,兄弟均得显达。
“鲈脍”四句写吴郡鲈脍、莼羹风味甲天下,好友念及此二物,会悠然起故园心,思念家乡年迈的双亲。“哀哀父母,生我劬劳。”(《诗经·小雅·蓼莪》)自古忠孝难以两全,今好友既得参与汴河疏浚,决策筹划,嘉惠一方,又能顺路回家乡与亲人团聚,展膝下之欢,实在是两全其美,人间快事。这里恰切地运用西晋张翰故事赞扬张秘书不忘故乡的深情。“既参幕中画,复屉膝下欢”,采用双扇并写的方法,总括“充判官”和“赴江外觐省”两事,点明此行意义,收束上文。
第三层就送行之事写心怀。“因送”四句写好友将行,但悲歌一曲《行路难》以寄忧思离愁,天下路最难行者,皆大同小异,唯长安之路险象环生,幽深莫测,是天下最难行者。“长安”四句写长安——京都帝所,高官显贵,拱卫朝廷,高才隽士,济济一堂,珂佩丁冬,车马萧萧,富贵荣华,缤纷满目。而儒生自有凛然正气,骨鲠禀性,不会卑躬屈膝、奴颜媚骨为功名富贵去干谒权贵。“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(《论语·述而》)斗酒取一醉,孤瑟为君弹。京师长安,是诗人员为向往和留恋的地方,他在诗中不止一次地抒写过这种感情,因为诗人认为那里才真正是他施展抱负的地方。然而他经过长期仕途奔波之后,饱尝了世路的艰晚深知“路最难”在长安,而“难”就难在“多权贵”,因为权负是他仕途的最大障碍。诗人送别,专歌“行路难”,实际上反映出有志文人的主观愿望与客观现实的尖锐矛盾,客观上揭露出封建政治中不可克服的弊病,同时反映了诗人愤慨不平的感情。
“斗酒”四句写临别鼓瑟,慷慨悲歌,举杯醉饮,临歧赠寄芝兰香草,愿友人质比芝兰玉树,高洁淡逸。最后直接写“送”,承接上文“行路难”而为凄楚之辞,并赠香兰以示友情深厚,以示品性香洁,从而结束全诗。
全诗紧扣题目,层层写来,有条不紊,从容不迫。就送行之事写胸中之事,揭露了封建政治黑暗的一面,抒写了正直士人艰难的境遇,是诗人同期作品中较富有社会意义的一篇。[2] 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名家评价

四川财经学院教授刘开扬:诗分三段,首段写友人将赴疏浚汴河之任,次段写赴任之途探望双亲,以成孝养之全,最后为诗人悲歌《行路难》,即以寄离思之愁,又以抒诗人世路艰难之感慨。全诗结构明晰,感情抒发有开有合,张弛有度,歌行体的疏散、灵活、复沓回环,讲求韵律的跳跃和灵动与格律诗的严整精致、对偶严切、韵调铿锵,交融互汇于一诗,丰满圆浑又韵味深厚。诗人心绪亦掺融渗透于其中,随其诗律而起伏变幻,造成了全诗生气涨溢,而又摇曳多姿的诗性美,是盛唐诗人探索古诗与格律诗的艺术规律迈出的可喜一步的印证。[1] 

送张秘书充刘相公通汴河判官便赴江外觐省作者简介

编辑
岑参(715~770),唐代诗人。南阳(今属河南)人。天宝(唐玄宗年号,742~756)进士,曾随高仙芝到安西、武威,后又往来于北庭、轮台间。官至嘉州(今四川乐山)刺史,因世称岑嘉州。卒于成都。其诗长于七言歌行。所作题材广泛,善于描绘塞上风光和战争景象;气势豪迈,情辞慷慨,语言变化自如。与高适齐名,并称“高岑”,同为盛唐边塞诗派的代表。有《岑嘉州诗集》。[3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刘开扬.岑参诗选:四川文艺出版社,1986:162-164
  • 2.    高光复.高适岑参诗译释:黑龙江人民出版社,1984:297-302
  • 3.    萧涤非 等.唐诗鉴赏辞典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1403